钮扣园

因业绩不佳而裸奔,有人不该被行拘!

——案例——

长沙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通告:2020年8月31日13时许,有市民报警称,5名男子在长沙华海3C广场裸奔。接警后,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朝阳街派出所迅速组织警力展开调查。

640.webp (6).jpg

经查,陈某(23岁)、袁某(27岁)、戴某某(22岁)、闫某某(20岁)、刘某某(18岁)均为长沙某商贸有限公司的员工。发起人陈某供述,陈某等人与另一个小组比业绩,输了的裸奔,陈某等人自认业绩不如人,便按约裸奔。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相关规定,陈某等5人因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,情节恶劣,陈某被行政拘留7日,袁某等4人分别被行政拘留5日。

——说法——

业绩、裸奔、行拘,是本案的三个关键词。

从治安角度来看,公安机关对裸奔行为的处理基本没什么问题,其依据的是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四十四条规定的“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,情节恶劣的,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”。

但是,劳动法学者刘靓认为,此案不能简单地看作是起治安案件,从起因、过程、结果都属于用人单位的劳动用工管理行为。

首先,裸奔是因业绩而起,而业绩是用人单位对员工工作考核的主要内容,很显然这事与用人单位脱不了干系。

其次,裸奔发起人陈某应该是这个小组的负责人(否则的话,其他人是不可能听从他的指挥去裸奔的),代表用人单位对该小组行使日常管理工作,其言行至少得到了用人单位的默许。

再次,裸奔属于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体罚行为之一。实践中,以业绩考核为由进行变相体罚并非个例,在媒体被曝光的体罚种类很多,包括被要求罚款、喝生鸡蛋、做深蹲、俯卧撑、扫厕所、吃蚯蚓、裸奔等惩罚。

依据《劳动合同法》第八十八条(三)规定,用人单位有侮辱、体罚、殴打、非法搜查或者拘禁劳动者的,依法给予行政处罚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;给劳动者造成损害的,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

综上,5名男子因业绩裸奔,被行政处罚的是用人单位,被行拘的应该是陈某。袁某、戴某某、闫某某、刘某某四人是被迫裸奔,理应免于行政处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袁某等四人不但可以免于行政处罚,还可以即时解除劳动合同,并依法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。

《劳动合同法》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,用人单位以暴力、威胁或者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强迫劳动者劳动的,或者用人单位违章指挥、强令冒险作业危及劳动者人身安全的,劳动者可以立即解除劳动合同,不需事先告知用人单位。

《劳动合同法》第四十六条(一)规定,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,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。

即将在明年1月1日起施行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明确规定了对人格权的保护。裸奔等“变相体罚”行为,不仅严重侵犯劳动者人格尊严、生命权、身体权和健康权,更直接违反了民法典中的自愿基本原则。

有关执法部门在执法时,应厘清前因后果,对始作俑者坚决予以打击,对无辜受害者要充分保护。只有这样,“变相体罚”行为才不会大行其道、有恃无恐。


文章来源自:文道轻剑

免责申明: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或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其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您(单位或个人)认为本平台某部分内容有侵权嫌疑,敬请立即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。